注塑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注塑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网络水军驶向暗礁

发布时间:2021-01-21 20:07:13 阅读: 来源:注塑加工厂家

“现在有不少人称我们是‘网络流氓’,其实我们就是网络公关业的民工。”6月17日,“从军”才几个月的“疯狂小生”直言。在此之前的6月7日,全国范围内关停55家非法网络公关网站。

原本只是在中国互联网业内口口相传的“网络水军”有被相关部门重点对待的趋势。4月18日,中央外宣办、工信部、公安部、工商总局四部门开展整治非法网络公关行为专项行动;5月7日,全国100多家网站发出争创“文明网站”的倡议。

“大量涌现的各类网络公关公司通过其不断增长的议程设置能力和信息技术手段改变和影响着整个互联网舆情生态,使得互联网呈现出一种‘危态化’的传播 形态,严重影响了政府与社会的正常民意互动,对我国的网络管理形成现实威胁和严峻挑战。”上海社科院信息研究所学者惠志斌对近期国家“重拳”打击非法网络 公关表示理解。

然而,记者通过调查水军的经营链条之后发现,尽管专项行动营造了氛围,关闭一些网站也敲响了警钟,但这些举措却远未触及问题的源头和根本。实际上,打击“网络水军”如果不建立更为刚性的长效机制,那么这些看似轰轰烈烈的举措必然会遭遇“触礁”尴尬。

发帖者与“五毛经济”

今年21岁的“疯狂小生”其实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前一段时间听同学说有个“上网回帖还能挣钱”的“工作”,于是就主动在网上查询招募广告,随后“参军”了。

“我的级别比较低,每天只能接受一些简单的任务,也就是每天用注册的几十个账号发帖子、顶帖子,偶尔也会发发软文、转发微博、注册网站会员什么的。”“疯狂小生”说。

至于收益,“疯狂小生”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般情况下,发帖纯文字0.4元左右,回帖价格一般则在0.2-0.5元之间。每天在网上呆的时间足 够长的话,每月也就1000元多一点。劳动和收益并非人们想象的那样,所以相比较于大家经常称呼的‘水军’,我更喜欢国外学者提出的‘五毛经济’这个词 语。” “疯狂小生”坦言。

不同于“疯狂小生”这样“军衔”仅仅为“新兵”的成员,王俊则是“资深”的“水军”。今年39岁的王俊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是“网络水军”的执行层,而走到这一步他用了整整6年时间。

王俊说,早在几年前他就成为了几个大论坛的版主。但一开始的时候,他和大家一样,纯粹是一个网络娱乐看客,管理论坛除了爱好主要是为了休闲,没有想 过通过网络来谋取经济收益。“后来,一家企业希望在我管理的版块帮忙做一下推广,对方愿意给的酬劳是每月2500元,我答应了。我清楚,那些商家看中了我 管理论坛积累的网络和人脉资源。”

“我现在是‘一入网络深似海’。” 朋友圈全都是网络中人,生活也是“人网合一”。用王俊自己的话说:“网络已经和我长在一起了。现在,我每天就是用自己多处论坛版主的身份,按照既定任务进 行转帖或发帖。转帖的费用是一条1元,而发帖则会根据质量和影响力获得100-800元/篇不等的报酬。”

“说得难听点,我就是雇主的‘鹰犬’,只剩下赤裸裸的金钱交易。” 这样的日子曾让他很痛苦,希望找一家固定的公司上班。

可是,慢慢他发现自己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凌晨时刻,是我每天‘上班’的时间。我会将QQ、MSN、开心网等这些即时通讯工具依次打开,看看通过这 些渠道转过来的任务。”王俊说,水军们之所以选择在凌晨工作,是因为网民多数习惯在第二天上班前或上班期间看新闻。另外,凌晨发帖也为了防止给对手足够的 时间应对或删除。

公关网站与“隐形大鳄”

6月7日,国家取缔了55家典型的非法网络公关网站,百姓发掘网、上海品牌清道、键客最豪企业策划中心、雅歌时代网络公关、中国诚信企业协会等一并在列。

记者先后查看了这些网站的资料,发现他们大多标明的是网络公关公司。其中一家这样介绍自己:“产品推广”、“删除百度快照、删除负面新闻、删除负面信息的专业团队”,并承诺以优秀的品牌,高效的服务为企业排忧解难!

“在整个水军的世界,网络公关公司是‘水军’资源整合的集中地。公关公司在拿到业务单后,就会联系固定的‘水军头目’进行任务分配,‘水军头目’再指挥‘水军’进行实际操作。” 在北京一家从事网络公关网站上班的裴亮告诉记者

“网站的经营有很多方面,但是最常见的就是网络推手、网络打手、删帖公司和投票公司等。”裴亮指出, “客户”和“水军”之间的差价是他们这些网站的基本盈利之道。“对客户是‘发帖最低0.7元每条’,对‘水军’是发帖每条领取0.25元报酬。每发一条帖 子,网站就能净赚0.45元。”

更重要的业务则是来自于删除负面消息和新闻。裴先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业内一般在论坛上每删一个帖子收几百元,删新闻的话就会三、五千元甚至上万元不等。一般情况下,这需要经营网站的公关公司与被删帖的网站和论坛版主的关系十分密切。

裴亮告诉记者,相比较于个人业务,他们更喜欢那些公司的“大单”,而据裴本人了解,他所供职的网络公关公司中87%以上的业务都来自于企业。

企业才是这些网络公关公司的衣食父母。“其实每家公关公司在和客户签订合同时,都会被要求为其提供网络公关的服务。而网络公关在执行工作时,通常会 采用直接策划和参与执行两种模式。参与执行对于公关公司来说比较简单,只涉及过程执行和后期跟踪,直接策划则是指,公关公司根据客户的长、短期规划和市场 现状,策划网络营销事件。”广州珠江新城一家公关公司的曲晴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曲晴坦言,类似于3Q大战、蒙牛与伊利之间的竞争则体现出市场的另类需求。“这种情况下,企业需要通过策划利用‘网络水军’抹黑对手。”这种情况下,一些网络公关公司“水军”往往会在早上受雇于一方进行发帖,到了下午则可能就会接到客户竞争对手的删帖业务。

鉴于此,不少人士对国家取缔55家典型的非法网络公关网站大呼叫好。但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搞网站的只是些“小角色”,这些人知道搞这一行有“油水”可捞,但又没有行业或人脉渠道,只能在网站上招揽业务,“赤裸裸”地暴露自己。

整治与“链条”疑惑

“政府想通过关闭55家网站的方式打击水军,我认为是政府‘懒政’下的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网站上容易留下明显的记录和证 据;而查找‘水军’和网络公关公司则存在溯源难、取证难、成本高、技术手段达不到等诸多难点。所以,政府只好从最容易的方法着手。”

但是关停网站这种方式显然难以达到理想的效果。华南理工大学新闻学院院长李幸就说,如果这些关停的违法网站把服务器设到海外,关都关不住,风头避过之后,很快就可以死灰复燃。事实上,记者近日曾致电上述55家网站中的多个,不少人表示他们的业务仍在继续。

“从生存链条上来看,更为重要的是政府要出台相关的法律,杜绝企业利用‘网络水军’进行恶性竞争。”李幸表示。

据了解,自2008年起,企业投入在网络上的公关和广告费用逐年上升。企业一方面会通过网络进行品牌营销,当然也免不了“造假”或夸大宣传。而另一方面企业又担负着“打假”的使命。如果遇到竞争对手的恶意抨击,就要随时摆出反击的姿态。

加上和在其他媒体投入的广告费用相比,“网络水军”有着明显的优势。“整个社会对于草根、原创的追捧,网络水军的存在已成必然。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网络水军有市场需求的。”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网络专家杨昭勇说。

正是如此,杨昭勇呼吁企业除了强化公司内部流程,减少错误的发生,在出现问题后第一时间进行解决外,还要保证公司的透明度,随时将公司的动态呈现给公众,让公众对企业产生固定印象,防止负面新闻作梗,真正从源头上切断“网络水军”的利益源头。

除此之外,网络媒体从业人员和普通网民也应该重视自身的责任。新疆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所长白丽就指出,打击非法网络公关等非法活动不能仅仅依靠有 关部门的专项行动,更需要社会各界的关注和参与。一方面,政府层面还需加强法制法规的建设,细化区分标准,并形成长效的工作机制;另一方面,网络媒体从业 人员和普通网民也应该重视自身的素质。

2020年万彩吧下载

小鹿多彩官网正版

中国联众游戏大厅下载

西游修仙记OLH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