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塑加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注塑加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徐智平我愿意一直干下去再累也不怕

发布时间:2020-03-04 16:14:21 阅读: 来源:注塑加工厂家

当上了小领导,用的还是便宜手机,他说:能用就行!

穿行荆棘丛生的林区,划出一道道血痕,他说:没关系!

徐智平:我愿意一直干下去,再累也不怕

林农说:他并没有走远,只是走进了大山深处

生前,徐智平在高速路旁枯死松树现场指挥清理。

上图为徐智平生前调解林农纠纷现场照。除署名外,图片由永修林业局提供

在林农眼里,他是什么事都愿意帮忙的徐工;在同事眼里,他是每天都乐呵呵的好领导;在妻子眼里,他是工作再累也会打电话报平安的好丈夫;在儿子眼里,他是守护山林的好榜样。

荣誉证书

生前工作日志

上图由记者 涂雪婷 摄

他就是永修县林业局总工程师徐智平。5月7日,他因病抢救无效,倒在了工作岗位,享年41岁。

1

因突发脑溢血倒在工作岗位

5月7日,这天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徐智平7点多就出了家门。早起一直是徐智平的习惯,用同事的话说,就是从山里出来的徐智平一下子也闲不下来。7点半不到,他就已经到了办公室。早上因为要解决一起林农纠纷,徐智平便推掉了和同事一起去其他乡镇解决纠纷的提议。

10点半,从纪委开完会回来的徐智平在楼道口碰到了来解决纠纷的林农宋金贵和廖静绪。宋金贵和廖静绪说:当时,徐工就在办公室了解我们的情况,说了还没有20分钟,就看到徐工的脸色不好,然后就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听到有人呼救,永修县林业局局长邱明友急忙赶来。那时人送到了县医院,进了观察室,主任医师说已经不行了。我说那就送南昌,可是救护车还没有出医院大门,徐工就不行了。说到这,邱明友忍不住地擦了擦眼角。

这一天,平凡而又不平凡。徐智平因突发脑溢血倒在了工作岗位上,经抢救无效逝世,享年41岁。而就在前一秒,他还在解决林农纠纷。

A同事:一点看不出,他是国代表儿子

徐智平从小就和山林有着不解之缘。他的父亲是连任第六、七、八三届的全国人大代表、林农口中的国代表徐京发。

1981年,徐京发就联合当地的农民开始承包荒山进行植树造林;1991年,推动成立专业合作社,经营山林面积达到3.7万亩。正因其植树造林的成功经验,徐京发在1991年获得了由联合国粮农组织颁发的世界优秀林农奖,而徐京发获得的5万美金也全部捐给了集体造林事业。

而徐智平就在父亲的熏陶下,高考填报志愿时选择了与父亲走一样的造林路。1993年,毕业后的徐智平回到家乡,成为了一名林业工作者。

虽然父亲在当地的名气很大,大家见了都叫上一声国代表,但徐智平为人处事却相当低调。与徐智平认识了20多年、既是同学又是同事的淦细明想起他们上学的时候,他说,徐智平和大家一样都穿着普通的衣服,每天吃的也是用玻璃罐带的咸菜,一点看不出是国代表的儿子。徐智平后来也算是小领导,但用的却还是几百块钱的手机,我们有时候都笑他,干嘛不换个好一点的手机,他只笑笑地说,可以用就行了。

20多年的林业工作中,同事们经常听到徐智平在解决林农纠纷时说的一句话:老百姓起诉是要花钱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别让林农花了冤枉钱,有一些文件,我们能帮他们处理好就帮他们处理好,让他们少走点弯路,就是我们该做的。

B

林农:不管什么事,找到了他,就有办法解决

在同事眼中,徐智平能从股长走到总工程师,是因为他爱啃硬骨头,解决了如林业公司改制、危旧房改造以及林农纠纷中的不少棘手问题。而在永修县林农们眼里,他是一位没有一点官架子的好干部。

一双胶鞋是徐智平车上的必备物品,这是他深入林区的工作鞋。由于林区经常下雨,徐智平的妻子也不知道他到底穿坏了多少双这样的胶鞋,唯一能知道的就是这一双又一双的胶鞋陪着徐智平丈量了永修县的林区。

林农陈俊勇回忆说,为测量林区面积,在五六月份的闷热天气里,徐智平硬是陪着他走完了15公里的山路。路都不好走,都是土路,而林区也没通路。但是要测量的话,就要一直走到山顶,这15公里的路就得一步一步走完。沿路过膝深的杂草把徐工的手臂上都划了一道道血痕,让他休息,他就说没关系。

然而,让林农们震惊的是,徐智平突然离世。陈俊勇:我以为徐工会陪着我们走完林农的每一寸土地,一直走下去。而从上海坐飞机赶回来的林农袁汝高怎么也没想到整天乐呵呵的徐工就这么走了,徐工帮我很多忙,每次测完林子,我总叫他留下来吃顿饭,但徐工总和我说不用了不用了。我总不好意思,徐工说你把林造好了,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

对于三溪桥镇和桥村寒子岭组的村民而言,徐智平不仅是他们的好邻居,更是他们的领路人。在这里出生的徐智平曾帮助大家集资修葺了直通村子的近1公里的公路,还教会大家种植杉树,让每家每户都能领到造林补助。家住寒子岭组的一位70多岁老人家还记得,当得知徐智平走了,一家人沉默不语。从小看着徐智平长大的老人家叹息着:智平是个好孩子,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就不长命呢。

从帮人贷款创业,到捐款修房,下县测量林区,徐智平在每个村里多多少少都有呆过。永修县的许多林农说,不管什么事,只要找到徐智平,就一定有办法解决。

徐智平出殡当天,许多村民包车去送徐智平最后一程。送他的那天,不光是我们一个村,很多山里的林农都来了,以前都是他陪大家走林区,现在大家陪他走最后这一程。

C

妻子:不管多累,他总会打个电话报声平安

在妻子眼中,徐智平是个工作狂,也是个好丈夫。徐智平的妻子刘欢说:他常常说,他工作忙,跟家人在一起的时间也不多。可是,只要在家里,他就会给我们娘俩买早点,晚上也经常陪着我去看看我母亲。他如果出差了,不管多累,总会给我打个电话报声平安。

刘欢还记得有一次,回来后有些疲倦的徐智平坐在沙发上,有些心疼的她叫徐智平累的话,就休息一下吧。但徐智平只是笑着说工作是件很快乐的事情,我愿意一直干下去,再累也不怕。

一叠荣誉证书、几本日常工作笔记本、还有胶鞋,这些留下来的东西让妻子刘欢觉得他并没有走。他的儿子徐江在南昌上学,这些天一直陪着妈妈,他说:我以前选专业的时候,父亲很想让我和他守着同一片山林,但是他并没有干涉我的专业选择。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能在以后跟他和我爷爷一样,回到这个地方,守护着同一片林区。

很多人叹息,这样的一个好干部走了,好可惜!但他如同巍巍青山,一分雨水、一分阳光滋养他们茂盛地生长。在林农眼里,这位陪着他们一步一步走林区的好干部徐智平并没有走远,他只是走进了大山深处。

记者 涂雪婷

泰安定做防静电工服

潍坊定做工服

辽宁职业装定做

泰安职业装